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

【All韩 ABO】 什么?韩文清是个Omega?真,真香!

【二】被韩文清拒绝汉子们(上)

韩文清,二十来年堂堂正正的人生,现在正面临严峻的挑战。他看着凑得极近的叶修,头一次产生了“杀之而后快”的想法。叶修眼中闪着莫名的光,幽幽的盯着他,那目光如芒刺在背,韩文清压下心中的不快,伸出右手,快而准地敲中叶修的后脑勺——“诶诶诶疼!老韩你谋杀亲夫啊!”

“闭嘴!”韩文清头爆十字路口,“谁他妈你亲夫,滚!”叶修继续吊儿郎当地贴上来,被韩文清侧身躲过,他咧了咧嘴,微微皱眉,对韩文清说:“老韩,你真是O?”然后上下打量韩文清,用一种胸有成竹的语气调侃:“你跟了哥,保证过得幸福!”

韩文清对叶修的垃圾话早就习以为常,他在叶修震惊的目光下翻了个惊天大白眼,转身走了。走到一半,叶修才反应过来刚才韩文清本人做出的表情不是幻觉,再去找他却发现人已不见踪影。

看到叶修的身影渐行渐远,缩在小巷的韩文清才舒了一口气。刚刚那个叶不羞离得太近了,自己身体现在有点发热,应该找个药店买点抑制剂,或者,他看着常年佩戴在身上的紧急联络器,按下这个红色的按钮,等待Omega保护协会的人来。但是后者带来的结果通常不尽人意,没准自己会被监禁起来。韩文清咬了咬牙,将联络器收回兜里。他扶着墙壁,缓缓站起身来,小腿还是有些发软,肩膀的沉重和下半身的虚浮对比感强烈,这不是什么好的预兆。

韩文清掐住自己的手心,深吸一口气,慢慢走出阴影。一股隐隐约约的幽香传来,他下腹一紧,脚步有些踉跄地跑向酒店门口。韩文清只感觉自己头脑发昏,一不留神撞上了面前的人。“韩前辈?”那人有些惊讶,伸手扶住韩文清的肩膀,“前辈怎么了?”

 “你韩前辈身体不舒服,”痞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韩文清心里一紧,他还以为叶修已经走了,原来这家伙一直在附近,刚才的信息素估计也是他放的。叶修走来拉住韩文清的手臂:“小周啊,老韩今天喝多了,交给哥就好,你们回吧。”

周泽楷看着韩文清撇过头去的动作,却有自己的想法——他就算再迟钝也能感受到韩文清的不情愿:“不麻烦,前辈,韩队,我来就好。”说罢,周泽楷环住韩文清的腰背,将人往酒店里带去。

期间他时不时碰到韩文清发烫的皮肤,感受到从他后颈附近传来的淡淡甜香味道,这些特征足以说明一切。周泽楷收紧手臂,第一次用堪称冷淡的眼神看向叶修:“前辈请回吧。”叶修收到了来自alpha的挑衅,他轻哼一声,毫不避讳的拦住周、韩二人的去路。两个alpha的紧张氛围完全可以激起火花,身为Omega的韩文清对越来越浓的信息素感到不适,他小幅度挣扎了几下,声音略微沙哑:“你们,放开我,我自己能走。”

然而这一切并没有韩文清想的那么简单,两位alpha的较劲是不会轻易停下来的,除非Omega在二人之中做出抉择。显然,韩文清暂时不想接受alpha的标记。

慢慢地,大厅有人开始看向这边,身为荣耀两代“第一人”和两位初期大神的三人,很快就会被认出来。“如果不想上明天新闻头条的话,必须要阻止他俩这种幼稚的行为。”韩文清头痛的想。

“老韩!你怎么不上去?”张佳乐刚从电梯下来,就看到三人这堪称诡异的一幕,“你们干啥呢,老韩喝多啦?”他身后跟着林敬言和宋奇英,几人看到韩文清潮红的脸都很是关心。见霸图的人来了,叶修和周泽楷也不再好说什么,周泽楷将韩文清交给张佳乐,对几人的道谢点头致意,便离开了现场。

叶修回想周泽楷离去前的眼神,心里感慨万千。有的人看似乖巧,其实那只是你能看到的一面。叶修捏了捏自己残留老韩馨香的手轻轻地笑了:“哥看上的人,果然很受欢迎。”

这边张佳乐把韩文清扶到房间里,把身边想要来探望的闲杂人等一律摒退。张佳乐“清场”后,再三确认房间里没有他人,才拖出自己的行李箱,从夹层中找到一个白色的药瓶。他倒出两粒药,来到韩文清身边,试了试他的额头:“哎呦,有点烫了,不知道够不够用,先给你吃这些吧。”他把韩文清扶起来,将药丸塞到他嘴中,然后发现少了点什么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忘了倒水了!”张佳乐手忙脚乱地跑向客厅,听到卧室传来咳嗽声,他大声喊话:“等等老韩,你先别咽下去!我给你倒水,等我一秒钟!”韩文清听着不远处的喧闹声,两粒药丸卡在喉咙里,有点哭笑不得,心里却泛着暖意。

 

之后的事情韩文清就记不清了,第二天起床的他已经没有昨晚 的无力感。他看向一旁睡得四仰八叉的张佳乐,难得没有发出“黑脸警告”。不过,张佳乐是怎么知道自己的Omega身份的,记得昨天他也是问到自己的信息素了,却没表现出惊讶的样子。

韩文清带着惺忪睡眼坐在床上,看张佳乐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,他无奈地叹气,自己先起来去洗漱了。他走后不久,敲门声响起,张佳乐不满地嘟囔几声,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:“谁啊,这么早就。。。啊啊啊!”对上张新杰带着黑眼圈的眼睛,张佳乐忍不住叫出声:“哇新杰你昨天蹦迪去了吗累成这样?!”

张新杰对他的震惊充耳不闻,目光绕过他身后,看向明显不是一个人睡过的床,蹙着眉问:“昨晚韩队在你这里休息的?”

“恩对啊,他有点昨天发烧,我给他吃了退烧药。”张佳乐挠了挠头,看向响着水声的浴室,“老韩现在应该在洗漱啦,你有事的话就在这等会儿吧!”张新杰点了点头,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。张佳乐一边叠被子一边念叨着昨天晚上碰见周泽楷和叶修的事儿,张新杰时不时应上一句,表示自己在听。

韩文清拿着浴巾擦着头发,推开门,就看到张佳乐与张新杰正大眼瞪小眼,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好笑。他清了清嗓子,对张新杰道了早安。张新杰没说话,定定地看着他,直到韩文清有点头皮发麻,他才回了一句:“早安。”然后起身回了房间。

抱歉让各位大佬久等了,年末事情太多,工作狗表示累觉不爱,以后也会更新,希望大家见谅!

PS:我现在还没想好老韩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,其他人的也没定哈,各位有没有建议?欢迎留言!

【All韩 ABO】 什么?韩文清是个Omega?真,真香!

本文主周韩叶韩,请注意避雷哈

【一】韩文清的“第一次”们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第一次认识到性别之差是在初中。当时的他还是个十足的热血少年,喜欢动漫、喜欢运动,内心时不时充满莫名的正义感。当时的韩家住在青岛本地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小区里,家里生活条件不错,不过一家人都很低调。同一栋楼的不同楼门住着一个笑起来暖暖的男孩子,整个人像是冬天里的一束光,很受欢迎。有时候韩文清会和他一起上学,一路上男孩会和他说一些琐事,比如班里谁和谁又打架了,妈妈又在午饭里放了香菜,爸爸藏私房钱被妈妈发现了等等。韩文清闷闷地听着,有时会插几句话。得到回应的男孩会笑得更暖,然后,说的更多。

两个少年穿梭在小区的羊肠小道,有那么一瞬间,韩文清觉得,这样也挺好。然而几个月后,男孩一家不见了。韩文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月。他想:我经常和他一起上下学,他是不是搬走了?然后内心有些憋闷地想:走了也不说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一周后,韩文清从同学口中得知,男孩在学校体检验血的时候被测出体内有活跃信息素,有较大可能分化为Omega,已经被转移到Omega保护协会了,他的家人也在劝说下搬到保护协会附近,等待16岁性别分化的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这才反应过来,大部分人在高二的时候都会进行性别分化,到时候,生理特性会将大家分为不同的几类人。有的人成为预定的社会精英,有的人可能会一辈子庸碌,还有的人会成为待宰的羔羊。“那我呢,”他想,“我的体检结果什么预兆都没有吗?”由不得多想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班里的人越来越少,韩文清有些不安,终于,在一个平常的下午,他回家跟父母说了自己的担忧。韩父一脸惊讶,他放下手中的报纸,头一次语重心长的对他说话:“儿子,你觉得你这张脸变成Omega有人敢想吗?就算敢想,他们敢要吗?”韩母听罢,将手中的菜刀耍得虎虎生风,马上就要给韩父来个“鸿运当头”,韩文清心头一紧,赶紧退回房间,锁紧房门。抛开外边惨烈的声音,韩文清虽心里不得劲,却觉得自家老父亲说的很有道理。“没事,”他想,“大不了以后自己找alpha。”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给自己打气:“再说了我这样的怎么可能是Omega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能了。”医生看着手里的报告,对已经石化的韩家人说,“他不仅是Omega,信息素还很纯正咧。”他戴着手套拨着韩文清的眼皮,仔仔细细检查他的五官,絮叨着:“哇,第一次看见这么不像Omega的Omega诶。”——这是韩文清第一次体会到自立flag的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时间来到韩文清的高二,16周岁的他既兴奋又紧张,身边的人都说他会分化成alpha——他也这么认为。小区里那个男孩的离开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,韩文清甚至已经记不住男孩的脸了,偶尔想起他,可能也是因为冬天的烤红薯,或者妈妈做的鸡蛋汤,类似这样温暖的事物。他不再去想性别对自己的影响,甚至决定就算分化成Omega也要完成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在一个冰冷的冬天,终于完成晚自习的他走出校门,看着门口摆摊的老大爷摸了摸自己的裤兜,翻出10块钱买了一个小红薯,捂在手里。他想着回家给爸妈当夜宵吃,这个点儿了,他俩应该正缩在沙发上看电视。他忽然闻到一股香味,“难道我把红薯捏碎了?”他检查了一下袋子,“没有啊。”正奇怪的时候,却觉得身上发热。他加快步伐往家走去,脑子却越发昏沉。韩文清一路上越走越快,他意识开始模糊,听到身后有人的叫喊,他撒开手,红薯骨碌碌地滚到一边,韩文清开始狂奔,在忽明忽暗的视界中,他终于找到了家门。他哆哆嗦嗦的掏出钥匙,用尽全身力气打开大门,然后在家人惊讶的目光下,一头栽倒在地。“真是艹了蛋了。”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且不论他的信息素到底有多浓,家里老爸发挥军人精神将一米八的儿子扛起来扔车里、红着眼睛开着车,以一种“不要驾驶证”的冲劲疯狂飙到最近医院的急诊部,整个医院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如临大敌,几个beta医护人员马上准备好病床和隔离罩,将韩文清严严实实的裹起来,推到了分化中心的监控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完了,”韩父一拍脑门,绝望的蹲在地上,“老子一辈子当兵,枪法都没说话准。”韩母红着眼睛,站在一旁轻轻说道:“老头子,咱家菜刀该磨了。”韩父眼眶中的泪终究是落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韩文清觉得自己脑子发涨,意识慢慢回笼,他听到父亲在旁边与医生争论,母亲在他身边轻轻呼唤,他费力地撑起眼皮,一瞬间恢复的感官让他听到了成倍放大的声音——分化后的人都是这么敏感的吗?他慢慢地偏过头,看向医生手中的报告书。那蓝色的封皮上清晰地写着——Q市Omega备案 韩文清。他感觉气血上涌,随即慢慢平复下来。自己好像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:“看来真的得自己找alpha了。”他不无遗憾的想。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Omega保护协会派人来审查过几次,医院也保证韩文清身体体征正常,信息素阈值正常,可以随时出院,也不知韩父与保护协会的人是怎么谈的,韩文清只是接受了信息采样(包括采血、指纹录入等)就获准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啊,还没学会控制信息素的放收,”韩母一边叠衣服一边对韩文清说,“等你慢慢学会这些小手段,还怕没有alpha追?”她笑意融融,仿佛自己从一开始就养的是一个女儿,一脸欣慰的样子让韩文清不寒而栗。这时候韩父清了清嗓子,抖开另一页报纸,故作深沉的开口:“我儿子,额,这么帅气。嗯,老伴儿,把刀放下!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叹了口气,转身回屋带上了房门,打开电脑,登陆上游戏,看见自己的游戏人物,心情才稍微好了些。说分化成Omega不可惜是不可能的。他本想分化成alpha或者beta,然后像父亲一样参军,建立自己的一番事业,现在是不可能了。他从小和父亲学习军体拳,现在看来只能拿来防身了。不过他韩文清天生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从现在开始到高中毕业,他还有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去想该做什么,他所处的这个时代已经不会对Omega有那种变态般的“囚禁”、“凌虐”了,不过适合Omega的职业还是很少。韩文清蹙了蹙眉,对这个问题害怕感到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正想着,游戏好友们纷纷上线向他打招呼。有人邀请他JJC,韩文清摸了摸键盘,回复一个“好”,随即投入到游戏当中。职业什么的,以后在想吧。他勾了勾嘴角,“现在这样也不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这样真的挺好的。”韩文清想着,看着身边的队友们热热闹闹的样子,他面上不动,心底有一丝暖意。当然,除了刚刚张佳乐兜里掉出了一袋小零嘴。韩文清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:“张佳乐,”张佳乐一哆嗦,捧着零食看向他,眼中写着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,老韩,别这么‘凶’嘛,”淡淡的咖啡味信息素环绕在周围,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,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,语气轻松:“‘一枝花’就是想打打牙祭,你们霸图平时伙食是不是不行啊,别再给人家饿着。”一边说着还一边朝韩文清领口吹气儿,弄得他脊梁僵直。韩文清面色不善地推开叶修的手臂:“叶修你是不是太闲了?我管教霸图队员还轮不到别人插手。”还想说点什么,却觉得刚才被吹气的地方有些发热,连带着耳朵也有些升温。叶修在旁边没说话,韩文清感觉自己脖颈处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,简直要把自己烧起来。当他有些无所适从的时候,叶修漫不经心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老韩你可真是冷淡,哥很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砸了咂嘴,一脸无语的看向叶修:“谁信你,还有别叫我‘一枝花’,你才花呢,你全家都花!”叶修哈哈一笑,挑着眉毛冲张佳乐调笑:“谢谢夸奖,哥收下了,颜值高没办法!”然后叶修转过来冲着韩文清,眼里光芒细碎:“老韩,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照哥啊,老朋友了,你可别害羞。”韩文清瞥他一眼,冷哼道:“不必了,霸图有队医。”他身上的热感却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回到酒店,思虑一下觉得不妥,他从行李箱的暗层里拿出一个药瓶,倒出两粒白色药片就着冷水吞了下去。“抑制剂应该可以撑到全明星结束。”他摸了摸短发,叹了口气,赶在张新杰回来前收起药瓶,起身拿起备用衣物,走向浴室。这是他第一次在赛时迎接易感期:“发情期也快了,这次提前了一礼拜。”他想到,随着年龄的增长,抑制剂也许会失效。他还是不能地要避免找一位alpha,“临时标记也好,先应付过这段时间。”韩文清匆匆洗了个澡,将身上的黏腻感去除的差不多之后,换上干净的衣物,考虑着去酒店一楼的火锅店和队员们聚餐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的霸图有三个alpha:张新杰、林敬言、宋奇英,一个Omega:张佳乐,其余大多是beta。而张佳乐的Omega身份还是自己在无意之中发现的,联盟有规定,不强制选手们公布自己第二性征,所以很多人选择隐瞒,这也催生了很多脆皮鸭文学的诞生,光是自己的CP就有不下十种,其中呼声最高的是和张新杰、叶修的,而且,业内普遍将自己默认为是alpha,真不知是喜是悲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这样想着,走到一楼才发现店里面人坐得满满当当。“老韩,来来来,到这儿坐!”叶修这家伙倒是眼尖。。。诶?不对啊,不是霸图聚餐吗,这家伙怎么也在啊?“你怎么在这?”“怎么,不欢迎哥啊?”语气有些一言难尽了,韩文清看向一边,张新杰接触到他的眼神解释道:“叶前辈说兴欣车坏了,找不到回去的路,就跟过来了,说要一起聚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想:“车坏了和找不着路是两个理由吧,叶修当别人是傻子吗。”嘴上却说:“奇英,给我挪个位置。”“好的,韩队(爸爸)。”宋奇英乖巧的空了一个位置,身边的林敬言也挪了挪地方,韩文清没去看叶修的表情,也没计较这次没坐在主位。众人各聊各的,气氛倒也融洽,忽略某处有些扎人的视线,韩文清跟身边的白言飞低声交谈着,一直也没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酒足饭饱后,韩文清起身让张新杰等人先回去休息,他看向兴欣的一群人,看他们也没有特别着急回去,就知道叶修耍的“小手段”了。韩文清看向叶修,发现他正倒映在那人的眼中,他别过眼去,淡淡的说:“也不早了,你们酒店离这边远吗?”叶修嗤笑一声,依旧盯着韩文清:“老韩,你是不是打算一晚上都不理哥,真绝情。”随后他忽然凑到韩文清耳边低语: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呢?”


       终于还是下手写了,毕竟写all韩的这么少,我要开始割大腿肉了嘤嘤嘤。文笔不好,请各位多担待,好几年不写文了,但是超喜欢韩文清,想要大清清很幸福!本文周更/不定更(看时间),主感情路线、日常流水账,几乎不描写游戏战斗场景(我不擅长写这种,很抱歉),主周韩叶韩,请注意避雷哈,祝食用愉快。


微博上看到的关于硬核omega的设定。。。第一反应就是我大清清!韩文清!干他!